观点:”停车难“是否非得解决?事情也许没那么简单
【解放日报1月19日讯】轰轰烈烈的交通大整治,把“停车难”问题再度推上风口浪尖:一些地方因严管违法停车问题,导致小区、停车场“车满为患”,希望开放部分马路资源,尽快解决停车难问题。

  这一民生问题在今年两会的会场上也备受代表委员们的关注。一些代表委员对化解停车难问题建言献策,也有一些代表委员提出,“停车难”问题未必非得处处都解决。

  有条件却不解决“停车难”,这样反而有利于城市交通——这样的观点是怎么回事?

  停车需求无法“无限满足”

  钱翊樑代表算了一笔账:目前上海的机动车保有量已经达到了430余万辆。如果按照现在一年不少于10万辆的车牌发放,到了车辆保有量达到1000万辆的时候:“即使你不开车,车可以停在什么地方?”

  在一些代表委员看来,如果不控制车辆的无序增长和使用,开放再多的停车场所也未必能满足需求。钱翊樑建议,上海的城市发展规划对车辆要进行“总量控制”,规划要有前瞻性考虑。

  “上海是一个超大型城市,道路资源是有限的,但车辆总数总在不断增加。”钱翊樑的看法并非个例,在一些代表委员看来,“停车难”问题背后的实质是快速增长的汽车保有量和城市资源之间不匹配的矛盾。许丽萍代表表示:“一边是道路资源极其有限,一方面市民希望车牌多发放一点,这就是一个‘平衡点’的问题。”她提出疑问:“这样一些前瞻性问题,政府有没有预判,有没有对策?再过十年车子越来越多,车辆投放的原则会变化吗?”

  在不少代表委员看来,无限满足停车需求是不现实的。陈必壮代表做了一个简单的估算:“如果说五年保持现有的牌照增长速度,按照国际上通用的,一个车道一公里可以承担120-130辆车的标准算的话,大概要增加600-700公里的道路。”他希望从源头来看待停车难的问题,建议改变交通发展和交通管理的观念:“通过科学的规划和建设,以及精细化的管理来达到交通长效管理的目的。”

  “上海停车难,到底难在哪儿?”代表委员提出,对于一些区域性的停车难题,要盘活整体资源。比如有些医院跟周边社区联合,如果医院停车场停满,可以扫一个二维码,获取最近的社区停车信息和价格,并且可以通过手机结算:“解决停车难问题可以发挥社会、市场的作用,政府做的应该是整合资源,让多数人得到实惠。”

  停车问题也是导向

  范征代表分享了日本在城市交通发展方面的做法:“为什么日本很多人不开车?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日常停车费用高。第二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买车的时候,需要来证明他有地方停车。”“外界环境对于人的行为会产生影响。”在一些代表委员看来,这样的案例说明停车场所、停车规则等也是城市交通发展的一种“导向”——引导人们更合理地出行。

  “上海的停车资源到底有多少,真的不够吗?”高解春代表提到一个现象:不少学校门前因为违法停车发生拥堵,“家长觉得全世界孩子最大,即使违法也要停车”。他认为,应该把全上海的停车资源进行整理排摸,在法律上进一步明确停车规则,引导市民按照上海这样的超大型城市发展趋势安排出行:“比如针对居住较远的市民,可以建设换乘停车场,引导更多的人采取‘P+R’的模式出行。”

  “也许有些区域还可以利用其他资源开发用于停车,但这样的开发是否必要需要综合考虑。”一些代表委员认为,商业中心、交通枢纽,本身公共交通已经十分完善,这时再开发停车资源并非必要,“一旦开发更多车位,就会吸引更多的车前来。适当控制停车资源供给,可以遏制部分不必要的私家车出行需求。”

  还有一些代表委员建议,对于“停车难”这样有一定争议又关系到上海未来发展的问题,在立法上可以更加精细。薛潮代表说:“北京用了一年时间对于‘停车难’问题进行立法调研,摸清北京的停车资源和各种场所的实际缺口,以及老百姓真实的想法,特别是‘怨声’到底在哪里。今年北京市将制定《北京市停车管理条例》,通过一个‘小切口’立法,更有明确的针对性。”

  公共、慢行代替车辆出行

  上海未来的停车设施如何发展?一些代表委员表示,即将于今年3月25日生效的《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中已有明确规定:“本市道路停车泊位的设置实行总量控制,并建立道路停车泊位动态调整机制。本市外环线以内一般不再新增全天性道路停车泊位,逐步减少现有全天性道路停车泊位。”

  调整停车资源结构,但人们的出行需求并不会因此减少。在一些代表委员看来,实施公共交通优先发展战略,倡导慢行优先,改善慢行交通环境,保障慢行交通通行空间,十分必要。

  缪长喜代表认为,道路资源和地铁都已趋近饱和,必须通过提高地面公交效率吸引市民转变出行方式,公交专用车道特别重要。他建议公交专用道要做好“一前一后”的工作:设置前要充分的调研,避免“为设而设”;设置后应动态管理,定期评估,根据实际使用效果适时调整。同时允许校车、公司通勤大巴及载客出租车等带有一定公交性质的车辆进入以提高利用率。

  “无论从上海的路况还是停车来看,机动车都不能无限制发展。”林丽平代表在一份《关于大力修建自行车网道,倡导绿色低碳出行的建议》中提到,上海应该发展公共交通和慢行交通:“10年前,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曾做过《上海市中心城非机动车交通规划研究》,提到到2020年,上海将打通、加宽、完善13纵、12横的自行车‘廊道’,构成上海自行车道的骨干路网,建议对此进行评估。”